首页 >> 媒体聚焦
媒体聚焦
 
媒体聚焦 >> 正文
我院张蕾同学带着失明父亲上大学的感人事迹
日期:2012-09-12 00:00:00  发布人:媒体聚焦  浏览量:131941
 

这是一个历经艰辛而从不诉说的年轻姑娘,这是一个既让人心痛又使人震撼的动人故事。我院中文系2007级本科2班张蕾同学出生于印江县的边远山村,8岁时父亲双目失明,母亲丢下她和弟弟离家出走。幼小的她以特有的毅力支撑起了风雨飘摇的三口之家。她不仅自己考上了铜仁学院,而且帮助弟弟考入警官学院。考入我院后,为照顾双目失明而多病缠身又无依无靠的父亲,只好把父亲从家乡带到铜仁。为了生活,她每天晚上和每个周末都在打工,但她在学习上始终不甘落后。张蕾,她很弱小,但她无比坚强,她诠释了中华民族善良仁爱和勇敢顽强的传统美德。

由于她从不吐露自己的艰难,直到不久前,党委宣传部和中文系的领导老师们才知道了她的处境,开始组织爱心捐款活动。8日下午,党委宣传部全体工作人员和通讯社的部分同学带着捐款来到张蕾父亲住处。在简陋的出租屋里,宣传部长谭光涛首先向张蕾父女转达了学院高书记、王院长等院领导的亲切问候,并详细询问了父女二人的生活情况和张蕾父亲的病情,鼓励他安心养病,表示学院会尽力帮助他们渡过难关。同时,谭部长明确要求通讯社学生轮流照顾张蕾父亲,开展爱心接力活动。

为了让全社会了解张蕾的情况,党委宣传部和中文系组织了采访报道活动。中文系向笔群老师对此进行了深度采访,撰写了《爱心无言 土家族少女带着失明的老父上大学》,该通讯报道实事求是地反映了张蕾父女的生存状况。我们把该文呈现给全院师生,希望大家从中获得深刻的启迪、激励和鞭策。

(铜仁学院党委宣传部)

爱心无言 土家族少女带着失明的老父上大学

——记我院带着双目失明父亲上大学的张蕾同学

向笔群(土家族)

我院中文系2007级汉语言文学本科2班学生张蕾的孝心故事,在黔东大地广为传颂。她把双目失明的父亲从印江的乡下接到了她上学的铜仁,以一个土家族少女特有的毅力撑起一个风雨飘摇的三口之家,尽到了一个女儿真挚而朴素的爱。

父亲,我要您好好的活下去,只要我活着,我一定要让您过上好日子!她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她用她的行动写下了一曲催人泪下的爱心之歌。

幼小肩头担起家

张蕾出生在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杉树乡永靖村一个叫岭上的土家族山寨。她也曾经有过自己温暖的家庭和快乐的童年。一家四口,虽然不十分富裕,但其乐融融,过着乡下恬静的日子。到她8岁那年,父亲因突然患青光眼彻底失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仍不见任何好转。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狠心的母亲丢下小她一岁的弟弟和父亲一走了之。从此,父子三人相依为命。

从此,张蕾的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失去了童年的欢乐。面对自己双目失明的父亲,知事的小张蕾流着眼泪说:爸,我不上学了,我要抚养您和弟弟!为了生活,她用绳子牵着父亲在地里犁土。为了不让父亲的身上沾粪水,懂事的她弄短了粪桶的挑系。

为了给父亲治病,一家人常常是吃半把斤米煮的稀饭。年幼不懂事的弟弟常常因为吃不饱而抱怨姐姐。这时节,她常常做梦,梦见自己家里有一张华丽的餐桌,上面有很多食物,一家人在尽情享受,父亲和自己的弟弟都不挨饿了。母亲出走的那年夏天,一个读初中的女生路过她的家门,看见他们在吃没有剥皮的洋芋,就进他们家里转了一下,见没有一粒米,就从身上拿了一元钱给她,然后转身走了,张蕾感动得泪流满面,大声喊着:姐姐,谢谢你!然后流泪拿这块钱给父亲和弟弟每人买一包5毛钱的方便面。

平常,懂事的小张蕾常常是自己用小碗,父亲和弟弟用大碗,父亲从儿子口中得知女儿的行为,骂着女儿一定要吃饱,甚至打她,她知道,父亲一定疼在心头。那是一种人间最真挚的舔犊之情。

祸不单行,父亲在劳动中跌倒受伤,常常因为受不了头疼、失明而呻吟。为了带着儿女们活下去,他想着法减轻痛苦,与病魔抗争。张蕾见父亲痛苦的神情,心里似如刀绞,却毫无办法,她只能叫弟弟站在父亲的面前,让父亲摸摸弟弟的脸。在父亲的叹气和呻吟中,她知道父亲多么想看看自己儿女的脸。她那时想,如果医学发达,能够让自己的眼睛换给自己父亲的话,她愿意把自己的眼睛换给父亲,让父亲重见光明。

父亲的病成为她终身的痛。

我要读书

母亲出走后,刚上小学二年级的张蕾失学了。虽然她把家里的重担挑在自己年幼的肩上,但她内心是多么渴望读书。在干完农活和家务之余,她才把自己读过的书和父亲以前读过的书拿出来看。在烧火做饭时,有几次因此把自己的头发都烧燃起来了;晚上为了看书,几次差点起火烧了自家的房子。为此,她用毛笔在自己睡屋的墙壁上写上注意防火不能睡觉等字样以警示自己。

张蕾的举动感动了失明的父亲,父亲决定要送她读书。会拉二胡的父亲作出一个惊人的决定,在自家祖先的牌位面前发誓,自己去沿街拉二胡卖唱也要送自己的子女读书。于是,他又把张蕾送回了学校。

从此,每到周末和节假日,张蕾就牵着父亲在附近的县城拉二胡讨饭维持一家人简单的生存。一家三口总是露宿街头,时常把餐厅里讨来的残羹剩汤拿到家里用高温加热当饭吃。快到上学的头天晚上,一家人才连夜步行几十里山路赶回家里,以保证她第二天能按时到校上课。虽然受了平常人无法忍受的苦难,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学习,她就有了一种莫名的力量,从来没有掉过一滴泪。她想,只有读书才有希望,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才能让自己的父亲过上好生活!

上学期间,张蕾在放学后,总是急匆匆忙着回家干农活,或者砍柴、背煤。但是,她的成绩从来没有落下,常常是班上的前几名。听别人说自己的女儿成绩好,双目失明的父亲有时脸上也会露出平常少有的笑容。

上学的这些年里,张蕾很少吃过一顿饱饭。平时遇到一些好心人送点什么好吃的东西给他们,她总是让给父亲和弟弟吃。她还多次在父亲和弟弟面前说了善意的谎言。有时父亲强迫她吃,她才只好多吃一点。上中学的时候,偶有一些同学请她吃饭,但是,每一次都被她婉言拒绝。她知道,她自己没有能力回请同学,因此,时常被同学误解,被称为铁公鸡

父亲的病越来越严重了,不但眼疼,而且牙也疼。他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常常是长一声短一声地呻吟。看着父亲十分难过的样子,张蕾建议父亲去铜仁看看病,父亲同意了。来到医院正准备做牙科手术,但一想自己的儿女要上学,父亲便狠心地放弃了自己治牙的最佳时间,又同儿女回到了家,从此再也没有治疗过自己的牙病。父亲的大爱在张蕾心里深深扎下了根,她决心努力学习,回报父亲的一片苦心。

父亲的不幸,使张蕾的人生也充满了不幸,但她从来没有抱怨过父亲,而是想方设法地让父亲减轻病痛的折磨。她常常与弟弟一起和父亲比高,给父亲讲一些开心的故事,尽一个农村女儿的孝心。在当地人们的眼里,她成了年轻一代学习的楷模。

说起自己的女儿,她父亲歉疚地说:我对不起女儿,她为我失去太多,没有享受到同年人的快乐和幸福,如果有来世,我一定再当她的父亲,好好地补偿她!

老爸,下辈子我仍然当您的女儿。我永远孝敬您!张蕾抱着父亲深情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贵阳流浪,永远的痛

这是2003年的暑假,父亲的眼睛里在出血,仍然强忍病痛在印江县城拉着二胡沿街乞讨。看见他病痛难忍的样子,一位好心的司机把他们一家三口拉到了省城贵阳。这是他们第一次去贵阳,人生地不熟,父亲一边拉二胡一边求着好心人的捐助。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他们终于在贵阳找到44医院,但高昂的医药费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一个天文数字。无奈之下,一家人只好在贵阳大街上拉二胡乞讨。不幸的是,因为其影响城市环境,被送到收容谴送站,他们一家被收容,一连几天吃不饱饭,而且全家人都出现了腹泻。父子三人强烈要求放他们回家。眼看开学的时间要到了,张蕾找收容谴送站的人说上学的事,遭到拒绝。后来大家一致谴责收容站的不对,收容站才放他们回家。当时只给了他们10元钱,只够坐公交车从龙洞堡到贵阳。站在贵阳的街头,举目无亲,一家人泪流满面。

在一位好心大妈的指引下,怀着最后的希望,他们找到省妇联、省残联。终于得到省残联和省妇联未成年保护委员会的帮助,一家的基本人身权利才得到保护,并获得了他们回家的路费和简单的生活费用。

现在,一想起在贵阳流浪的日子,张蕾的鼻子里就充满了辛酸,这成为了她人生中永远的痛。也是在这个时候,弟弟也滋生了要当公安民警的想法,他发誓:长大后,一定要去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

从这个时候起,她就不希望自己一家人再离家去外地流浪了。

牵挂父亲系着家

张蕾终于没有辜负父亲的希望,2004年中考后,张蕾得到了学校和一些单位的帮助,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县城高中,暂时离开了父亲和弟弟。尽管她不愿意离开自己长期生活在一起的父亲和弟弟,但是,为了安慰父亲,同时为了父亲那不灭的希望,她只好眼含热泪,依依不舍地走了。

张蕾深知家里的艰辛,原来可以由她和弟弟共同做的事情,现在却完全落在弟弟的身上。懂事的她为了尽量给父亲多少减轻一些负担,就要求学校给她一个勤工俭学的岗位,维持自己简单的生活费用和回家的路费。她的要求感动了学校老师,学校给她在食堂找了些临工。

每次回家,她总是帮家里干完了所有的活才到学校。每次上学,别的同学都是带的大米,而她却是拿很多的红薯、洋芋和米混合蒸。读高中的三年里,她基本没有吃菜,因为学校里的菜很贵,常常是买些辣椒来当菜下饭吃,常常是吃得胃发疼,满脸菜色。

有一回,她饭盒被蒸饭的阿姨不小心弄翻,里面的萝卜全倒了出来。好心的阿姨就给她换了饭。当她回到宿舍打开饭盒时,发现全是米饭,开始还以为是弄错了,仔细地看了看饭盒的编号,没有错。当天的下午,学校领导知道了这件事,马上给她送来一袋米,同时给她解决了一些饭票。一想到这些事情,她心头就充满无限的感激,她在心里说:世上还是好人多,如果自己将来有什么出息了,我一定要去帮助那些曾经和我一样需要帮助的人。

知道张蕾的情况后,不少好心的老师和同学给她带来了菜和米,她每次都会留下大部分带给自己家里,让父亲和弟弟生活。每当有老师请她去吃饭的时候,她就会想到自己家里的父亲。有时会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捎上一点带给自己的父亲。知道她的行为后,大家都为她的孝心感动。

每次开学,张蕾都希望顺利一点,想看到父亲幸福的笑容,同时又想学校以某种理由拒绝她,好让自己回家,外出打工挣钱为父亲治病和送弟弟读书。这样,可以不用担心父亲拉二胡而加重病痛,也能让弟弟安心在学校读书。每当尝试着试探父亲,准备放弃读书的时候,父亲总是以生命相威胁。她知道,这是一个父亲真正的父爱,父爱无边啊!她就永远放弃了父亲不愿意听到的想法。只有在学习之余,打工挣钱减轻不幸父亲的压力。

从高中开始,张蕾就不再允许父亲去街上拉二胡卖唱了,因为她长大了,她要自己挣钱养活自己不幸的父亲,她不想让父亲用生命去当赌注了。

带父上大学,诠释大孝

20078月,她被我院中文系录取读本科。她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她终于成为大学生了,十几年的艰辛没有白费,难过的是,自己又要离开的自己的父亲了,学费怎么办?大学不是义务教育,何况弟弟已经上高三了,不能因为自己耽误了弟弟啊!

9月,只有路费的她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铜仁。铜仁学院没有放弃她这位贫困的学生,给她走了绿色通道。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亲。在电话里,她听见了父亲无比高兴的话语。她上大学延续了父亲的期望。第一学年每次放假,因为车费比较贵,她都没有回家,而是去一些餐馆打小工。因为工资很低,只好从自己可怜的早餐费里节约钱,买点东西给父亲带去。她还每周写一封信鼓励弟弟好好学习,争取明年考上大学!

弟弟也没辜负姐姐的希望,2008年考上了贵州省警官学院。

家里,只剩下双目失明的父亲了,怎么办?现实的问题摆在这个外表弱小的女孩面前。

不能够让双目失明的父亲一个人在家里无依无靠,这是张蕾进大学后滋生的想法。因长期没有得到治疗,父亲的病情一天天加重。弟弟去了贵阳上学,父亲的生活处境比以前更坏。以前姐弟是父亲的眼睛,牵着他走,而现在,只有孤苦伶仃的父亲,他如何生活啊?于是,她作出了一个平常人难以理解的决定,把父亲接到了铜仁,一边读书一边打工挣钱养活自己的父亲。

2008年秋大二开学时,张蕾带着她的父亲来到铜仁。她读书的地方在新校区,隔市区有3公里距离,不便照料父亲,她就在铜仁城边给父亲租一间小屋。每天往返于新校区和城区之间,来回四次,行程达10多公里。无论寒来暑往,刮风下雨,她始终坚持天天给父亲做饭,周末给父亲洗衣。现在,父亲每个月只有几十元的低保,是不能够维持基本的生活费用的,她只有利用周末和每天晚上出去打小工,维持简单的开支。有几次父亲骂她,不准再去打工,叫她牵着他去铜仁街道上拉二胡讨钱,她给父亲耐心地解释:爸,我已经完全大了,我能够打工挣钱养活您,我的成绩也不会落下,请您相信我!听到女儿的话,父亲不由抱着女儿伤心地大哭了一场。

张蕾说,自己常常有一种负疚感,她没有能力让父亲过上好生活,也没能够让自己的弟弟好好读书,每个月只能给弟弟寄两三百块元钱。为了让父亲平常的生活好一点,她每天必须去夜餐店当洗碗工,并利用课余时间去收废品卖。尽管如此,仍然每月还为弟弟的生活费发愁。连平常给父亲买止疼药,她也要跑遍铜仁所有药店进行价格比较,然后买最便宜的。

上学时,不时因此而迟到,有时被老师和同学误解。她无法向老师和同学说明迟到的原因,委屈只好埋在自己的心里。但是,她的学习始终没有落后,常常写出有见解的答案,受到了学校老师的表扬。

每天买菜都是等超市打烊关门的时候去买处理菜。她常常避开自己的同学、老师,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有一次,她还是让上她古代文学的杨仲义教授看见了,问及情况,才知道她的真实生活状况,她的事迹才渐渐在学校传开。

学院与中文系领导知道张蕾的生活状态之后,立即组织献爱心活动,表示一定要让她顺利地读到毕业!

张蕾的大孝,诠释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她的人生道路上闪耀着朴素而真挚的光芒!

我院张蕾同学带着失明父亲上大学的感人事迹

学院宣传部领导看望张蕾父女(左二张蕾、左三张蕾父)

我院张蕾同学带着失明父亲上大学的感人事迹

张蕾悉心照顾父亲

我院张蕾同学带着失明父亲上大学的感人事迹

张蕾荣获全国道德模范荣誉称号

我院张蕾同学带着失明父亲上大学的感人事迹

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为张蕾颁奖